世界攝影收藏家陳淳濤

专题:★邹大松   ★高校羽球友谊赛   ★微信使用技巧

★欣喜特许专业会计师事务所   ★SAMSUNG 22" LED显示器 $95   ★DELL Laptop PC $165
★广告位招租,广告位招租!

原作者:Art Huang   经作者同意转发,特此鸣谢

時光荏苒,轉眼間到了21世紀,在浩瀚廣袤的美洲大陸上,倆華裔已翩然步入世界頂級攝影收藏家的行列,他們是亞特蘭大的靳宏偉,多倫多的陳淳濤。彼此素無交往,互不認識,卻有著三個相似點:(1)都有浙江背景:靳宏偉生長於五十年代浙江杭州,八九年留學移民美國。陳淳濤祖籍浙江寧波,生長於七十年代香港,在家跟父母講寧波話,也於87年留學移民加拿大;(2)都學攝影專業:靳畢業於Maryland Institute of Art,獲攝影碩士,陳畢業於 Ontario Sheridan College,獲攝影學士。(3)都成了攝影收藏大家,而不是攝影大師。學攝影專業者,似乎攝影上反而難成大氣。畢業後,靳“做過一陣子紀實攝影,但生活艱難。後來做過很多行業,餐廳打工、賣汽車配件等等,直到偶然的機會進入包裝材料領域,生意做起來了…” (上海外灘畫報)。直到2006年,靳才開始收藏攝影作品。其收藏理念基于所謂“藍籌股”和“潛力股”概念—即收藏攝影史上已有定位的攝影大師的代表作以及他認為有潛力的當代攝影家(關注更多是中國年輕攝影師的作品)、藝術家的攝影作品。到2014年10月,靳已收藏1400多幅世界攝影大師的作品。其中Sally Mann(1951—)的作品最多,近70幅(中國攝影出版社)。去年,靳作了題為“觸摸—175+175•世界攝影大師原作展”,在這些被稱爲“大師最多”的原作展中,共有116幅作品,涵蓋71位攝影家,例如:阿爾弗雷德•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保羅•史川德(Paul Strand)、愛德華•韋斯頓(Edward Weston)、羅伯特•弗蘭克(Robert Frank)、安賽爾•亞當斯(Ansel Adams)、哈裏•卡拉漢(Harry Callahan)、保羅•卡普尼格羅( Paul Caponigro)等20世紀西方攝影史中代表性人物,還包括當代藝術家如南•戈爾丁(Nan Goldin)、梅普索普(Mapplethorpe)、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達明•赫斯特(Damien Hirst)、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等。平均下來,每位作者不到二幅作品。如果1400幅平攤到71位作者,每個作者的作品也不超過二十幅。由此,可以勾勒出靳的攝影收藏是偏向一流攝影家的代表作(靳認為一個攝影大師的代表作一般也就五幅左右),即收藏在質非量。而陳的收藏風格卻與靳大相逕庭(陈并非没有实力和条件做靳那样的收藏者,事实上,他也不乏亞當斯,布列松,韋斯頓等二十多位世界攝影大師的作品)。陳是inch wide, mile deep式的攝影收藏家,原則上也只收藏辭世的攝影大師的作品,活著的,鮮有興趣。唯獨對肖像攝影大師尤瑟夫•卡什(Yousuf Karsh 1908-2002)是個例外,可謂情有獨鍾,初心不忘,癡迷不悟。對其收藏是全方位的、長期的、不間斷的。简之:凡与卡什有关的都属收藏之列。據陳最新統計(2015):已收藏7000多件與卡什有關的文物,其中攝影原作4000多幅,尺寸從4X6到40X60不等,多數為11X14,其餘有首日封,私人信件,電文,便簽,收費價目表,報刊雜誌訪談,影室樣片,一次性照片,反轉片等等,所有藏品大都有卡什親筆簽名。经过25年之努力,陳現已是世界公認的卡什原作收藏最多的私人藏家,同時也是其作品權威的鑒定者。最近他還有了一個新的身分:多倫多藝術和設計博物館收藏家/馆长(Collector/Curate of Toronto Museum of Art and Design)。

早在1987年,陳剛到加拿大時,還是個懵懂少年,在 McMichael Canadian Art Collection,生平第一次看到了48幅卡什作品原作展。該影展對陳的影響是刻骨銘心的,終生不能釋懷。為什麼卡什能夠照得這麼毛髮畢現呢(例如:赫魯曉夫穿的毛絨大衣)? 那些肖像人物如此氣宇軒昂,充滿英雄氣概,(比如:海明威、丘吉爾,蒙哥馬利,艾生豪威爾)。一個15歲的孩子得到這樣單純的印象或理解,是真實可貴的。這也是陳收藏卡什作品的原始衝動,它並沒有裹纏上唯利主義(Profitism),即計算或考量的是將來卡什原作增值給自己帶來的巨額財富。当然從現在來看,卡什原作增值率確實驚人,例如,陳收藏的卡什宋美齡原作,現有中國收藏家願出200萬人民幣收藏,陳當時(2006)花了$250.00美元。據陳考證:這張原作全世界只有3張,1張在Kodak公司博物館,另一張在北京圖書館,最後一張在他手裏,被陳視爲無價藏品,概不出售。誠然,商人逐利而收藏藝術,對藝術的發展無疑是有一定的捉進作用,不僅無可厚非,且值得倡導。在說,陳本身就出生於大富商家庭,若為逐利而收藏藝術,也說明他禀賦商業頭腦,是個聰明的投資人。然而這些統統無趣,有趣的是,陳行事做派往往出其不意,讓人難以預料,是個不折不扣的另類—他早已公開宣布死後所有藏品捐贈給安大略藝術博物館(AGO)。“留給AGO。我要錢幹什麽?我不要。死了會帶得走?”陳語調高昂,铿锵有力地說。

90年代是陳事業卓有成效的年代:92年陳進入了Sheridan College 攝影系學習,卡什是該系客座教授,擔任Portraiture (肖像攝影)課的大課老師。給他們上過兩次課。從工作流程,肖像布光,暗房技術,大畫幅器材使用,點評學生作業等等都有涉及。難能可貴的是从此陳有幸成了卡什的忘年交。從92年到96年陳60多次從多倫多驅車渥太華跟卡什見面交談,並從卡什手中買了36幅16×20原作。陳也總是受到熱情好客的卡什盛情款待。由于多次和卡什大師面對面的交談,陳的文化素質和精神境界均大幅提升,對卡什作品的理解也更全面升入。“90年代是我收藏卡什作品的黃金時代。那時我是一堆一堆的買,而不是像現在一張一張的淘。記得是95年,我去蒙特利爾星報(1979倒閉)檔案室,那裏有54張11×14卡什原作要賣,$150.00 一張。我當然沒有還價,一口氣全買走啦。當時是一位白人姑娘負責點錢。可能還未見過這麽多百元鈔票,竟有些心慌手亂,不敢相信自己數對了。還有,從多倫多驅車到渥太華去買一位已經退休的卡什工作室暗房師收藏的34幅大尺寸卡什原作,每幅$150.00,當然全買下來啦。那個時候這樣的經曆很多,很多。今時毋同往日啊 (陳用粵語講)”,陳一邊侃侃而談,一邊戴著他的招牌白手套掐著蘭花指娴熟地整理著“加拿大人像攝影大師尤瑟夫•卡什世界名人攝影展”裏的照片。這是繼2008年陳在上海成功舉辦卡什原作展之後,一次規模空前的卡什原作中國巡回展,共有155幅5×7—40×60不同尺寸原作,其中有政界領導人,演藝界與運動界人士,宗教領袖,畫家,音樂家,建築家,作家,宇航員,科學家,探險家,工作中的卡什等等,將在中國十大城市(南京,上海,甯波,北京,廣州,青島等地)巡展,時間從2015年3月12日第一站南京江甯織造博物館起。中國駐多倫多原總領事房利,多倫多市長John Tory等發了賀信。

作爲攝影史上偉大的肖像攝影家,卡什被譽爲“攝影界的倫勃朗”,是2000年版 International Who’s Who《國際名人錄》裏唯一列入20世紀100位最著名人士中的加拿大人,其中51人卡什拍過肖像。英國首相丘吉尓怒目而視的照片是二戰時期媒體反複制作, 曝光率最高的照片之一。它的誕生是攝影史上的一個傳奇,也是卡什攝影生涯的轉折點。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丘吉尓立馬首訪華盛頓,向同樣講英語的美利堅人民表達最大的同情和支持。緊接著,丘吉爾訪沃太華向加拿大國會發表演講。加拿大總理Mackenzie King邀請卡什出席演講会,並爲丘吉爾拍肖像。丘吉爾演講之前,卡什已在議長辦公室裏布置好了他的大畫幅座機和燈光。丘吉爾演講時,卡什仔細觀察他的表情變化及情緒起伏,並揣摩他的心理—以图找到拍攝丘吉爾肖像的靈感。靈感是這樣來臨的(Karsh: A 60 Year Retrospective):演講中,丘吉爾提到巴黎淪陷後,一些法國軍官預言如果英國只靠自身力量和德國作戰,不出3周,就會象一只被擰斷脖子的雞。對此丘吉爾幽默而強硬地作出回應:“Some chicken, some neck”(神勇的雞,堅韌的脖子)!議員們聽到some chicken, some neck時,歡聲雷動,笑聲震天 (不谙英文的讀者難以感受到some的幽默。中文沒有與之相對應的equivalent,無論怎麽譯都是解釋,注解式的,幽默殆盡,味同爵蠟)。丘吉爾演講完後,卡什馬上回到議長辦公室等待。總理Mackenzie King和丘吉爾手挽著手,後面跟著一幫隨從,來到議長辦公室。卡什立馬擰開泛光燈。丘吉爾見狀,有些詫異,面露不悅:低聲喝道:“這是什麽?這是什麽?”此時竟無人敢向丘吉爾作出解釋。“先生,我希望能無比幸運地在這個具有曆史意義的時刻給您照張相”,卡什適時地走上前,禮貌地說。丘吉爾瞥了卡什一眼,詢問道:“爲什麽沒人告知我呢”?丘吉爾的隨從開始笑了—這對卡什哪有什麽幫助。丘吉爾點了只新雪茄,大口大口地抽著,好象在故意作弄卡什似的,然後寬宏而仁慈地說:“你可以照一張”。但是這個巨人並不是樂意地,哪怕就那麽一英尺點的距離,挪動到卡什設置好的機位和光影角度裏,嘴上還不停地抽著雪茄。卡什遞給丘吉爾煙缸,丘吉爾並未理會把雪茄彈進去。卡什冷靜地回到大座機再次確認所有技術參數都准確無誤,他等待著。丘吉爾照樣大口呼哧呼哧地抽著雪茄。卡什走向丘吉爾,充滿敬意,禮貌有加地(並非預先策劃好的)說道:“饒恕我吧,先生”!說著就從丘吉爾口中拿下了雪茄。在卡什退回到座機時,丘吉爾那憤怒好鬥的樣子似乎就要吞噬掉卡什。就在這一瞬間卡什按下了快門。刹那間,仿佛世界都已沈寂。丘吉爾溫柔地笑了,說道:“你還可以照一張嘛”。他走過來跟卡什握手,又說道:“你甚至可以讓一頭咆哮的獅子安靜下來,並且挺得直直的讓你拍”。卡什再給丘吉爾照了一張,也就是後來人們看到的微笑的丘吉爾。陳說卡什告訴過他,原底片上丘吉爾頭像有些模糊,因爲他沒有准確地回到原來的位置上,跑焦了。卡什多年後才公開了這張他技術上作了精湛處理的照片。而丘吉尓怒目而視的這張照片一經問世,迅速讓卡什在國際上名聲大噪。它集中體現了英國人民不屈不撓有同希特勒法西斯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被廣泛的制成海報,郵票等等,鼓舞被法西斯鐵蹄蹂躏下人民的鬥志。1943年,宋美齡爲了中國人民的抗戰解放事業,親赴北美尋求支援,象丘吉爾一樣,她在美加國會都作了精彩的演講。在沃太華時,也是卡什爲她拍肖像,也是加拿大總理Mackenzie King陪同。在拍攝過程中,宋美齡談吐風趣诙諧,例如,她甚至這樣風趣地說: “先生們,我可是不抽雪茄的”。可見卡什給丘吉爾拍照的傳奇故事傳得之深遠—都傳到了她那裏了。由于拍攝丘吉爾肖像的巨大成功,卡什很快受英國政府邀請,加拿大政府派遣奔赴英國爲戰時英國領袖們拍攝肖像。之後又被美國著名雜志LIFE簽約赴美爲戰時美國領袖們拍攝肖像。到二戰結束時,卡什已經墊定了他的攝影國際聲譽。

卡什在世時,很少舉辦影展,展片往往在二十四到四十幅之間。由于名聲顯赫,客戶遍及世界各地,他們往往要等候3年多才能排上拍照擋期。在晚年,卡什竟不得不取消3600多個訂單。卡什1955年的攝影報價單顯示:照一張照片的起價費是$400.00加元 (約等于當時加拿大人均2個月的工資)。而1980年以後是$10000.00加幣。這還不包括底片和照片材料費、洗印費。在66年的攝影生涯中,卡什共拍攝335000多張底片。平均每年8800張。恰似畫家吳冠中,卡什也是個完美主義者。吳燒掉百幅以上自己不滿意的作品,卡什燒掉十一萬張他不滿意的底片。卡什對中國人民懷有崇高敬意。生前作了大量努力,准備到大陸辦影展並拍攝中國最高執政毛澤東主席。由于“冷戰”時期的特殊時代背景,加上毛澤東也已重病纏身,卡什最終未能如願。陳已在2008年圓了卡什到中國舉辦影展之夢。當時熱情的中國觀衆每天來觀展的多達3000以上人次,厚厚的留言簿幾小時就寫滿了。這次“加拿大人像攝影大師尤瑟夫•卡什世界名人攝影展”由旅加資深攝影師趙祖德任總策劃。早在1985年,他就帶領中國模特隊走出國門演出(这在中国历史上尚属首次),取得空前成功。這次卡什原作巡回展無論從展品數量上,展出時間和空間上在全世界都是空前的。人們有理由相信陳淳濤和趙祖德這次也將會取得更輝煌的成功。

★各种电源及110V转220V变压器
★ 二手电脑,显示器,配件,激光打印机墨盒 ★
作者简介: 但召红,湖北人,西安交通大学毕业,耶稣的门徒,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前中科院高级工程师,笔名呱呱。业余爱好:羽毛球,钓鱼,聊天交朋友。最推崇的名言: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微信号:eegaga,欢迎添加及推荐,谢谢。 广告代言:虚位以待! 文章打赏:等着你!